Chick.

想要无条件的爱

阵雨【悠昀】

八百年没写文了,纯粹写来玩了/
渣文笔没有情节预警//

这是一天里下的第三场雨。

一声惊雷把董思成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炸醒,他抬头望向讲台,数学老师仍然在滔滔不绝地吐着唾沫星子,老师头上的表显示这道题已经狂妄地占据了大家人生中不知道算不算重要的二十三分钟。董思成在心里算了一下时间,离放学还有十七分钟,离这场雨停下还有多少分钟呢?

最原始的下课铃在嘈杂的雨声中响了起来,老师把讲台上的资料一本本摞好,看看外面漆黑的天空,嘱咐了几句便走出了教室。董思成慢悠悠地把作业收好,然后坐在座位上,抱着书包呆呆地看着窗外。今天来学校时的大风把他唯一的一把伞的伞架吹得昂起了头。伞似乎高傲地完成了它的任务,董思成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富有诗意的事,他不想淋雨回家。

外面的雨没有一丝要变小的趋势,估计又是什么奇怪名字的台风来了。董思成不喜欢沿海城市也是这个原因,突如其来的大雨像一个泼妇凶神恶煞地朝你破口大骂,稍微鼓起勇气顶撞一下她还会动手。董思成试过冒雨走在街上,那雨砸到脑壳上都是痛的,回到家就会晕晕乎乎,不知道是被砸的还是冷的。

“昀昀,一起回去啊!”

董思成的头朝着声音所在的那个方向转了过去。一个熟悉的栗色脑袋冒了出来。“悠太?”董思成有些不解,悠太不是竞赛班,理应是半小时之前就走了。

“你没带伞吧?我骑了单车过来,快点回去也好。”中本悠太直接走到董思成座位旁边,一把把他拉了起来。等董思成反应过来的时候,悠太已经坐在单车上穿好雨衣了,他转过头去看着董思成“走吧。”董思成乖乖地把书包抱在怀里,钻进了他的雨衣。

董思成看着高速旋转的车轮下压过的路,暗暗判断他们来到了哪里。从小时候悠太学会骑自行车开始,他在数不清次数的大雨里坐着悠太的单车回家。

仔细想想,他们已经认识了十年了,旧城区还繁华的时候他们住在同一个街道上,每天从下午最热的时候玩到黄昏,街的尽头有户人家做饭油烟很大,一阵阵地从窗户沉重地溢出来。那是他们俩的烽火台,一看到冒烟了便匆匆地摆摆手,露出最灿烂的微笑说明天再见。

中本悠太的成绩总算不上好,他自己从不着急,只是董思成每次大考前焦头烂额地给他补习划重点。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最终他总能考上董思成所在的学校。中本悠太的父母对董思成很好,毕竟是每次都把自己儿子拖上了好学校,对他的关心有时候甚至超过了对自家儿子的程度。

董思成坐在单车上,雨一滴滴掉落在雨衣上激起不大不小的响声,车驶过水坑的时候水飞溅到董思成的腿上,裤脚湿了一大片。他莫名觉得很安心,外面的风隔着雨衣只能刮在他的腿上,雨衣内的空间还是温暖的。他的双手轻轻环在悠太的腰上,他明显感觉到车抖了一下,按中本悠太平时的性子本该大声地叫唤,这次却只是稳住了车继续往前赶。

董思成把头靠在悠太的背上,鼻尖抵着他的校服,轻轻吸了口气。今天的天气凉,悠太没有出过汗,衣服上还带着洗衣液的淡淡香味。中本悠太一直是让董思成心安的存在,无论是小时候一起偷偷去废弃的房子里冒险,还是在学校被别人排挤,只要身边有中本悠太,他就觉得这些事并不太可怕,它们带不走他的任何东西,悠太是这个世界上最真实的东西。

“今天的月色会很美。”董思成小声说到,悠太没听见,只感觉背后一阵闷响,他大声喊到:“什么?我听不清!”“没事!”董思成也朝着他大喊。

车忽然停了下来,悠太拍拍董思成“winko,到了哦。”董思成从自行车后座下来,抱着书包,水灵灵的眼睛望向中本悠太,笑着说了声明天见。

悠太脱下雨衣,抱住了董思成,“我永远都在winko身边。”他的鼻息打在董思成的颈窝上,带着一阵湿润的气息。

董思成坐在自己的床上,外面的雨开始变小了,太阳开始落山,天空是少见的樱花粉色,大朵大朵的云在空中游弋,像绵绵的樱花味冰沙。

悠太说过遇见这样的云,明天也许会是个好天气。